唐信甜小可爱

个人qq:3502425209
qq粉丝群:727657643
微信号:Q15721217773

d5#海伦娜x你《你是我眼中唯一的光明》

#海伦娜万岁!
#海伦娜是天使!
#女主有名(寒烟)中国人
#写一篇文就要取个名字,好累哦
#得到大家的夸奖,我很嗨森!






第一次来到庄园的时候呢,
寒烟在和大家做着自我介绍,
当寒烟以为所有人她都认识了之后,
艾玛却告诉寒烟,
“啊,寒烟小姐。亚当斯小姐你还不认识吧,她应该在花园里面,你去看看吧。”

于是,
寒烟便来到了花园,
看到了那位“亚当斯小姐”。

“那个...”
寒烟试探性的叫了一声,
海伦娜转过了头,
突然她瞪大了眼睛,
“你...”
海伦娜看见了,
她看见了寒烟,
可是...
为什么她只看得见寒烟呢?

「这是上天赐予我的礼物吗?」
海伦娜这么想着,
“啊,不好意思,失礼了,我是海伦娜·亚当斯,叫我海伦娜就好。”
海伦娜笑了笑,
寒烟愣住了,
「这是我见过最美丽、真诚的笑容」
寒烟也笑了笑,
“你好,海伦娜,我是寒烟,来自中国。”

因为海伦娜的眼睛不方便,
而且体力也不行,
所以只要寒烟和她在同一局游戏里面,
那大家看见的就是这样的,
海伦娜解机,
寒烟溜屠夫(还不带断腿的那种),
于是只要有你和海伦娜,
那便是5分钟解决一局(全程见不到屠夫,听不见心跳的那种)。

久而久之,
寒烟和海伦娜的关系变得越来越亲密(恨不得合二为一的那种),
然而这局有那个新来的牛仔——凯文·阿尤索,
凯文有着极大的保护欲,
寒烟:但这不是你阻止我就海伦娜的理由。

事情是这样的...
这局的局势是这样的,
「求生者:海伦娜,寒烟,凯文,特蕾西,监管者:哈斯塔」
刚开局的时候,
哈斯塔便发现了正在摸机的寒烟,
但经过了前几局的教训之后呢,
哈斯塔便直接路过了寒烟,
而寒烟也没有多在意,
知道看见海伦娜倒地之后。

「肯定是恐惧震慑!啊啊啊!竟然没有保护好海伦娜」
寒烟这么想着,
自责的准备去救海伦娜,
但是在自己正准备帮海伦娜解开绳子的那一刻,
凯文直接用绳子把寒烟套了过去,
并且抗在了肩上。

“阿尤索先生?啊!快放开我!我要去救海伦娜!马上来不及了!”
可是凯文并没有放下寒烟,
“小姐,太危险了!还剩下一台机了,先去解密码吧!另一位小姐估计在解密码,我们还是快去帮她吧!”(特蕾西:mmp,你们终于想起我了)

就这样,
海伦娜飞了,
而你们献祭了海伦娜,
成功逃脱了,
事后,
寒烟特别自责自己没有救下海伦娜,
也因为这件事好久都没有理凯文。

“海伦娜...”
寒烟现在站在海伦娜的房间门前,
想要去道歉,
不知道怎么开口...

突然,
门开了,
“寒烟?”
寒烟被海伦娜的声音吓了一跳,
“啊!海伦娜,emm...对不起!今天没有救你!”
“诶?我没有生气啊?”
海伦娜把寒烟拉进了自己的房间,
“对了,你知道我为什么总是能准确的找到你吗?”
“诶?难道......不是因为盲杖?”
“呵。”
海伦娜轻笑一声,
吻了下寒烟的唇,
缓缓说到,
“不,因为你是我的世界中...唯一的光啊。”

d5#裘克x你《爱哭的孩子》

#裘克视角
#女主叫“德可儿·陌意妮”
#ooc严重


我家那位特别爱哭,
因为一点小事就可以哭得稀里哗啦,
不跟你们开玩笑,
有一次她画画,
调不出自己想要的颜色,
然后....
就哭了(笑得生无可恋)

几个星期前
我照常参加游戏,
然后在等待游戏开始的时候我看见了她,
本来我不想打她的...(靓仔式委屈)
我本来想打那个皮皮善的,
谁知道半路杀出来个德可儿·陌意妮!

然后我一火箭筒冲过去,
正好撞着她,
然后她就哭了,
哭得稀里哗啦的!
和个孩子似的,
劝都劝不动。

然后那个皮皮善竟然喊了一句让我至今都无法忘记的话!
“大家快过来!克利切看见靓仔家暴德可儿了!”
“哇,不会吧....”
“靓仔,你怎么能这么对德可儿。”
“口意!大猪蹄子!”
我不是,我没有,别瞎说(害怕.jpg)
没办法,
最后我全放了,
而我家那位出门的时候还在哭,
我永远都不会忘记她队友的眼神。

她已经好几个星期没理我了,
怎么办?
在线等,
十万火急!

d5#佣兵x你《骑士》

#对,奈布的文
#女主有名(杰西卡)
#设定你为中国人
#不喜欢放开嘴皮子喷

“你没事吧?”
奈布艰难的抬起头看着前面的你,
“你受伤了,流了好多血,我帮...”
你伸出手想要扶奈布,
但是奈布却拍开了你的手自己站了起来。

“管好你自己,这不是你该来的地方,快走。”
说完奈布便拖着自己的身子离开了,
而你愣在了原地。

“他不知道我是医疗兵吗?我明明穿着医疗兵的衣服啊。”
回到大本营,
你又看见了奈布,
奈布看见你不免有点惊讶。

“你怎么在这,我不是让你快跑的吗?”
奈布的眉头紧皱。
“我是医疗兵,为什么不能在这。”
你笑着看着他,
奈布这才发现你的衣服是医疗兵的白色衣服。

奈布不好意思的看了看你,
“抱歉,看你这样,我还以为你是幸存者。”
“没事~”
你不知道你的心情为什么突然大好,
仿佛雨过天晴一般开心。

外面的战争还在继续,
你帮奈布包扎着,
旁边的艾米丽时不时的和你们搭搭话。

这样的战争一刻都没停过,
奈布也天天会受伤,
每次受伤都由你来帮他处理伤口,
久而久之,
你都感觉自己成了他的私人医生了。

一次治疗听他无意间提起自己喜欢温柔的女孩,
你觉得像你这种大大咧咧的他估计不会喜欢,
但是能天天给他治疗你已经很开心了,
“保持这样就好,不要越界。”
你常常对自己这样说。

“为什么?”
“什么?”
“为什么不去告白?”
“他喜欢温柔的女孩呀,我做不到的。”
“可万一你是个特例呢?”
对啊,
万一他喜欢你呢?
万一呢?
你要试着去尝试,
如果你不说,
万一他也喜欢你,
你们不就错过了?

对,
这一次,
要告诉的是!
“我喜欢你。”
奈布回头,
看见了那个他心悦已久的女孩。








“杰西卡,我想做你的骑士。”

d5#艾玛x你《花吐症》#反虐

#没错,是一个极水的反虐
#特别短小
#原来写刀子还要写反虐的吗!?
#我以后再也不写刀子了
#我觉得前面那篇刀子不虐啊
#所以我为什么要反虐呢?
#因为有个小粉丝跪着求我反虐 |・ω・`)

艾玛视角
今天来了个小姑娘,
矮矮的很可爱,
她叫莫妮儿·格兰芬,
我对她这种大小姐为什么来这感到不解,
于是我就说她是个怪人,
希望她没有为此生我的气。

今天我看见克利切先生又和弗雷迪先生吵起来了,
这已经是家常便饭了,
所以没有人上前阻拦,
可是谁想到那个小姑娘竟然开口说话了,
我还以为她和那些上等人一样呢,
这可真是出乎我的意料,
她越来越让我感兴趣了。

又举行了一场游戏,
弗雷迪先生一直都在和她解密码,
真是让人...不爽啊!

我邀请了她一起去花园,
她告诉我她喜欢我,
我也喜欢她,
但是我不能答应她,
如果我答应了她,
那个慈善家一定会去找她的麻烦,
我可不想把我的宝贝往火海里推。

她死了...
她得了花吐症,
为什么不告诉我呢?
她是讨厌我吗?
为什么?
为什么?
为什么啊!
我错了,
对不起,
你快回来啊!
不要再睡了好不好...
我想你了,
我爱你。

“我爱你。”
那个律师在她的墓碑前说爱她,
他不配...
他不配爱她!
我把他杀了,
在游戏里,
我在工具箱里藏了把园艺剪刀,
园艺剪刀杀人虽然麻烦点,
但是比较好处理不是吗?
毕竟我可是园丁啊...
谁会怀疑一个拿着园艺剪刀的园丁呢?

我把他杀了后扔进了湖景村的那片海域里,
尸沉海底,
连墓碑都没有,
你可真可悲啊,
但是没办法啊,
谁让你动了不属于你的东西呢?

还是和往常一样,
我坐在她的墓碑旁给她讲故事,
给她唱歌,
我每天有16个小时都在她(的墓碑)旁边,
还有两小时在吃饭,
还有两小时用来参加游戏,
最后4小时用来睡觉,
听说人要睡足觉,
不然容易猝死,
我不怕死,
我只想陪在她身边,
不然她会害怕的。

这天我还是在她(的墓碑)旁边睡着了,
不过和以往不同的是,
我睡着后再也没醒来。

“我爱你。”

d5乙女#艾玛x你《花吐症》#刀子

#不喜欢大胆喷
#ooc贼严重
#可能会有反虐(看我心情吧)
#微律师x你,玛尔塔x你
#第二人称
#百合向
#刀子!注意是刀子!
#女主有名(莫妮儿·格兰芬)
#能接受再往下看!

你叫莫妮儿·格兰芬,
是格兰芬家的千金,
从小在宠爱中长大的你想趁着年轻去寻求刺激。

某天,
你收到了一封信,
信上说只要赢得游戏的胜利就可以得到奖金或者可以实现你的愿望,
你对钱没什么兴趣也没有愿望,
但你被刺激的游戏规则吸引住了。

于是,
在当天晚上你就从家中逃跑了。

在庄园里,
大家对于你这个千金来这感到不解,
“千金不缺钱的呀,愿望什么的肯定能实现的吧。哦,你可真是个怪人。但既然来了,那就是朋友,我叫艾玛·伍兹,请问您叫什么?”
面前这个名为“艾玛·伍兹”的小姑娘向你伸出了她的小手。

即使你对于她刚刚说的话感到微微气愤,
但良好的教养迫使你微笑着回握住那只手。
“我叫莫妮儿·格兰芬。”

别人都和你做了一次自我介绍,
大家的友善让你感到非常的安心,
除了克利切,
克利切并没有和你做介绍,
他只嫌弃得撇了你一眼就回房间了。(因为艾玛和你握手了)

“什么嘛,连招呼也不打,真是无礼!”
你小声地嘀咕着。
“是啊,下等人就是这样。”
你转头,身后的正是弗雷迪。

弗雷迪向你伸出了手,
“格兰芬小姐您好,我是弗雷迪·莱利。”
你面带笑容回握住了那只手,
其实心里十分厌恶面前这个假面虎。
“久仰大名,金牌律师——莱利先生。”
似乎是看出了你眼里的厌恶,
弗雷迪匆匆打了声招呼就回房间了。
“这么着急,很少见啊,莱利先生。”
你嘀咕着。

这是你的第一局游戏,
你下定决心要好好表现。

开始五分钟了,
你觉得你连幸运儿都不如,
连翻了四个箱子都是地图,
“如果这次再是那没用的地图,我就去解机!”
你抱怨着。

“感谢老天!”
这次终于不是地图了,
是艾玛的工具箱,
艾玛和你说过她的工具箱可以拆椅子,
那就去拆椅子吧!

omg!
你看着一个个坏掉的椅子内心崩溃了,
这是连表现的机会都不给我啊!

这时,
艾玛向你跑了过来,
“快...快跑!格兰芬小姐快跑啊!”
你还没有反应过来,
就被艾玛抓住手向前跑,
你抽空看了眼监管者是谁,
是厂长呢...
等等,
厂长为什么你眼角含光,
是因为艾玛见你就跑嘛!

这样跑也不是个头,
艾玛把你往旁边一推,
然后带着厂长跑了。

你坐在地上,
看着艾玛刚刚牵着的手,
上面还留有余温,
“好香。”
不是调香师身上好闻的香水味,
更不是杰克身上的玫瑰芳香,
是青草的味道,
是...属于她的味道。

游戏结束后,
你慌乱的跑回了房间,
晚饭也没吃,
期间艾米丽来找过你,
你只是敷衍了几句就沉沉睡去。

第二天,
你和往常一样去参加游戏,
在游戏里,
艾玛一直都在你身边保护你,
对你笑,
给你鼓励,
你感觉她就是你的太阳。

你喜欢她,
喜欢她身上的青草味,
喜欢她的笑容,
喜欢她单纯可爱的模样,
你以为她这么对你是因为她和你有一样的想法,
直到那天......

那天,
你和往常一样去花园找艾玛,
艾玛也在那里等你,
“莫妮儿,你来啦!”
艾玛看见你就笑得像天使一样。

“艾玛...我喜欢你!”
你向艾玛表白了,
艾玛愣了愣,
然后突然笑了,
“我也喜欢你啊!还有艾米丽,玛尔塔,菲欧娜和特蕾西!但是我不怎么喜欢那个调香师,因为她的香水味实在是太重了,你可千万不要告诉她啊!”
艾玛还是和以前一样,
非常的单纯,
如果这时候告诉她你得了那种病,
而病源就是她,
她估计会当做是玩笑吧。

你突然转身跑回了房间,
眼泪迎风落下。

“什么嘛...咳咳!人家...咳!那么喜欢你...咳咳!可....咳咳!你呢!?当做是...咳咳!玩笑!好过分...咳咳咳!咳咳咳!”
你咳得越来越激烈,
喉咙里几乎都是花瓣,
你望着满地的百合花瓣,
自嘲一般笑了出来,
这几天你都请了假,
庄园主知道了你的情况也很尊重你,
并没有告诉任何人,
包括夜莺小姐。

不知道过了多少天,
你没有出过门,
没有吃过东西,
连水也没喝,
就这么躺在地上,
喉咙越来越疼,
你可以清楚地感觉到喉咙一天天在收缩。

“这是最后一天了吧。”
你想着,
现在你连说话的力气也没了,
这都是因为那个小园丁吧,
呵,
真是讨厌。

第二天,
艾米丽因为担心,
再一次来到了你的房间门口,
“格兰芬小姐?”
没有你的回复,
艾米丽拿出备用钥匙,
打开了你的房间门。
“啊——!”
随着一声尖叫,
所有人都跑了上来。

大家都看向了房间里,
没有人说话,
只有艾米丽和特蕾西的抽咽声,
有人不愿意看
从而撇过了头。

房间里,
你安静得躺在满地的百合花瓣上,
嘴边的花瓣沾了丝丝血迹。

这是花吐症,
患上这种病的人必须得到他喜欢的人的吻才可以痊愈,
大家都以为那个人是莱利,
因为莱利和你走得最近,
只有玛尔塔知道,
那个人,
是艾玛·伍兹,
那个天真的小女孩。



“玛尔塔。”
“嗯?”
“我想我喜欢上艾玛了。”
“什么!?艾玛知道吗?”
“不知道,她不知道也好吧,我不想给她带来麻烦。我只告诉你一个人,不要告诉别人哦。”
“你啊,真的是个.......大笨蛋!”

————————————————————
明人不说暗话,我想要评论,小心心,小蓝手和你们的关注

d5乙女#杰克x你《盲》

#不为组织做点什么感觉良心不安,于是有了这篇文
#文笔极差
#哪不好请大家放开嘴往死里喷
#撞梗的话对不起(应该不会撞梗,毕竟这个梗很烂)
#女主有名(艾瑞卡·德格尔斯)
#第二人称
#微艾玛x你
#不喜欢骂我可以,但不可以骂我的崽(艾瑞卡最棒!)
#ooc严重
#可以接受的话就往下吧




你拥有先天性失明,
被父母抛弃的你在孤儿院里长大。

艾玛·伍兹是唯一愿意和你玩的人,
别人欺负你就护着你,
还认你做了干妹妹,
长大后你和艾玛都收到了一封信。

艾玛说她想要去庄园赢得游戏然后打听父亲的下落,
只有艾玛一个亲人的你只好跟着她一起去了庄园。

在等待开始的过程中,
艾玛一直在鼓励紧张的你,
“游戏开始后你就躲在起来,等我来找你。”
这是游戏开始前艾玛对说的最后一句话。

游戏开始了,
你摸着墙不安的向前走着,
心里祈祷监管者不要出现,
然后...
你的心脏就开始跳了。

“真是想什么来什么。”
你小声嘀咕着,
你找到了一个柜子躲了起来,
发了一条“监管者在我附近!”
希望艾玛可以来救你。

躲在柜子里的你只感觉到心跳越来越快丝毫未减,
什么都看不见的你急得快哭了,
伴随着一声优雅的小调,
你被拉了出来。

你被监管者抱在了怀里,
他的身上有着淡淡的玫瑰芳香,
这温柔的公主抱并没有让你感到安心,
你害怕得挣扎了起来,
但并没有什么用。

你干脆放弃了挣扎等着艾玛来救你,
抱着你的监管者身体微微一怔,
他停下了脚步,
“怎么不挣扎了?”
声音很优雅温柔,
可他的职业却不是如此的温柔。

你自暴自弃地说到,
“反正挣扎了也没用,我又看不见,估计下来了也不知道往哪跑。”
监管者没有说话只是一直站着,
过了一会,
艾玛跑了过来。

“喂!你有本事就来追我啊!”
为什么是艾玛?其他人呢?怎么能让她来?
你开始抱怨其他人的不负责,
却不知道监管者早已把你放在了椅子上,
艾玛看见监管者把你放在了椅子上就跑走了,
“在这坐着,我没给你绑荆棘,你要是离开了,我就直接让你上天。”
监管者说完了这句话就去追艾玛了。

此时的只希望你赶紧跑,
跑得越远越好,
这个游戏虽然死不了人,
但是别打到还是很疼的,
艾玛不希望你受到任何伤害,
分心的艾玛脚步渐渐慢了下来,
然后她就被打了。

艾玛被放上了椅子,
监管者就去找其他人了,
接连倒地的是幸运儿,
之后就是弗雷迪。

你很害怕,
你知道呆在椅子上很危险,
很有可能监管者一来就让你上天了,
你站起身摸着树准备离去,
可你刚站起来就撞进了监管者怀里,
监管者个子对于你来说很高,
缺乏营养的你只能到他的小腹这。

他把抱了起来,
你以为他要把你放到椅子上,
但是他却把你放在了地窖门口,
“快走吧,别等我反悔。”
可是你怎么会就这么离开呢?

“你...叫什么名字?”
回答你的只有沉默。
你自顾自的说到
“我叫艾瑞卡·德格尔斯,谢谢你。”
“我叫jack。”
杰克回复了你。
“不好意思,你刚刚说什么?”
你不敢相信他回复了你。
“我说我叫jack。”
“名字很好听,期待下次见面,jack先生。”
你跳进了地窖。


“你的名字也很好听。”